短篇小說:虔 誠

摘要:
1#印刷機辦公桌上空空如也,而那本已被翻到最后一頁臺歷仍直立在那兒,異常醒目。印刷機像一個巨人不厭其煩地嘩嘩運行著,老周認真而自然熟練地點動著機器按鈕,眼不眨的盯住監視屏,看著它把一卷卷空白的薄膜吃掉

iPhone6s拍攝于塔爾寺
圖片 1

圖片 2

漸漸長大,似乎要背負的東西越來越多了。以前好像沒有那么重要的事情,在一夜之間都變得極其重要起來。好累。

一“就這樣回去太掃興了,在這里連冷飲也沒有吃,我們找個地方去喝點什么吧!”觀賞完焰火以后,葉室洋子對同來的伙伴建議道。同伴們余興未盡,不想就這樣回家,洋子的提議正中下懷,求之不得。也許,觀賞焰火的人都有此心,因此,沿海岸的咖啡店里全都客滿了。好不容易才在海岸的盡頭找到了一家有空座的酒店。即使喝杯茶也好,于是大家走到桌子邊,總算歇了一口氣。店內非常擁擠嘈雜,惟一空著的桌子上,放著鄰座客人的物品?!皩Σ黄?,請將這東西搬走,好嗎?”鄰座的顧客很不情愿地將東西搬走,才終于騰出這張桌子。這位顧客年齡約莫三十多歲,皮膚白皙得讓人膩心,眉毛左右各刺去一半,使人聯想起王朝時代的朝臣。今夜是邀請地區文化團體的成員來觀賞江心島嶼上的焰火。大家都彼此熟悉,所以氣氛融洽,不久便談論起焰火來。隔壁的桌子邊圍坐著五名少女,像是女高中生,全都十六七歲的年紀,留著長發,其中有的人還染了部分頭發,看來是一群崇尚個性的時髦少女。她們吃完后,不慌不忙地各自從手提包里取出化妝品開始化妝,而且都不是補妝,從口紅開始,臉黛、撲粉、畫眉毛,其中還有人甚至給頭發著色,使用干燥器。店內飄蕩著化妝品的香味,干燥器的噪音令人心煩。顧客中有的人皺起了眉頭,但沒有人去阻止她們。葉室洋子離少女們最近,因此她深受其害?!斑@里是大家吃飯的地方,你們如果要化妝,不能去化妝室嗎?”洋子終于忍耐不住,悄聲提醒她們。店內的墻壁上裝有鏡子。少女們正對著鏡子聚精會神地化著妝。她們一下子轉過頭來,將目光朝著洋子那邊,一副厭惡的神態。洋子瞬息間有些猶豫,但還是補了一句:“這是酒店呀!你們妨礙了大家?!泵鎸ρ笞右闳坏膽B度,少女們似乎有些畏怯。其中一名臉上戴著網罩的少女默默地朝洋子的方向凝視著,好一會兒之后,呢喃了一句:“這張臉真古怪!”洋子立刻被氣蒙了,但她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只是溫和地反駁道:“對不起,臉是父母給的,不能隨便改變??!”少女們在洋子提醒后好像很不愉快,都急急忙忙地離去了。洋子的伙伴們都感到松了一口氣,但依然坐在座位上沉悶了好一會兒,仿佛覺得少女們會去喊可怕的“老哥”來增援,在酒店外面守候著。一位同伴窺察著店外,確認外面沒人守候,大家才離開了酒店。觀賞焰火之后,在酒店里被少女奚落的話語,在葉室洋子的心里掀起了不小的波瀾。她從未自我陶醉,以為自己是多么顯眼的美人,但洋子也并不認為自己的長相特別古怪,雖說已經到了四十大關,半老徐娘,但風韻依舊,成熟飽滿的身體還洋溢著迷人的活力,身體稍稍發胖,但豐腴的體態和細細的腰配在一起,從背后看去還只有三十歲剛出頭。那是少女們被人數落后下不了臺才罵她的話,但嚴重地傷害了洋子作為女人的自尊。被那么小的女孩說“長相古怪”,為什么一聲不吭?還是乳臭未干的小女孩,卻像大人那樣化妝。這樣的少女,她們的臉更要古怪得多!當時為什么不回敬她們?她后悔被羽毛未豐的小女孩說長相古怪,便灰溜溜地夾著尾巴退下來了。夜里,她坐在床上,端詳著自己微胖的肚子,撫摩著自己光潔的肌膚,久久睡不著。當時那個場面,她是因為害怕那些時髦少女背后兇惡的“老哥”才不吭聲的,看來沒有那樣的人。這些孩子旁若無人一般,大人們卻都像她這樣寵著這些孩子,豈不是更加增長了孩子們的驕橫嗎?遭到少女的侮辱,一句話也沒有反擊,她為自己的窩囊頗感后悔。而且,這種悔恨的情緒沒有發泄的機會。洋子只能將被打落的牙齒往肚里咽。二9月10日下午1點左右,新宿情侶旅館第24班領班大野雅枝,見今天應該結賬的2412室已過了結賬時間還沒有動靜,覺得奇怪,便去推門。不料,房門沒有鎖,她小心翼翼地走進房間內,發現一個少女躺在床上已經死去。雅枝大吃一驚,馬上與大堂經理聯絡。大堂經理匆匆忙忙地趕來,見少女的脖子上纏著像是旅館浴衣上的腰帶,大為驚愕。一看就知道她已經斷氣了。旅館方面一般都希望將旅館內發生的不幸之事盡快地內部處理掉,但是,這是一件不能掩蓋的事情。大堂經理決定向所轄的警署報案。接到報案,新宿署的刑警首先趕赴現場。被害人初看有十六七歲,死因是頸部纏上旅館浴衣的腰帶后,被人用力勒緊,導致氣管堵塞,窒息而死。尸體光著身子穿著浴衣躺在床上,她的胸部已經發育,但并不飽滿,身上明顯有性交過的痕跡。據旅館方面的記錄,前一天晚上9點左右,旅館接到自稱“荒井一郎”的人打來的預約電話,要求預訂標準雙人房間,晚上9點15分辦理了住房手續。據受理的總服務臺服務員反映,最早來的客人年齡約莫四十五歲,初看像頗有風度的紳士,一副公司干部的模樣,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特征。服務員要求客人預付三萬元押金后,將2412室的鑰匙交給了客人;但服務員說,不知道女性是什么時候進房間的,也許是荒井一郎進房間后再將她招來的。根據旅館的記錄卡上所記地址,經過查找,沒有叫“荒井一郎”的人居住。據現場勘察推斷,死亡時間估計是凌晨零點以后的兩個小時內。被害人的衣服和鞋子等物品還留在房內的衣柜里,但沒有任何能表示死者身份的東西,估計是兇手行兇后帶走了。被害人將部分頭發染成褐色,化妝很濃,年齡最多不超過十八歲,體態還沒有完全發育成熟?!皶粫茄巯铝餍械脑浑H(指現在日本大城市里流行的一種不正常交際活動,即女中學生與中年男性結交,以賺取零用錢?!g者注),或女高中生賣淫?”刑警青柳說道?!叭绻枪潭ǖ耐?,卻殺害交際對象,這怎么可能呢?若是正式交往,相互之間也應該了解對方的脾性,被別人撞見或風聲傳播開來的機會也會多起來。如果查出被害人的身份,固定的同伴馬上就會被查出來。報道被害人的照片,被害人的身份馬上就會知道了!”牛尾沉思著說?!澳敲?,會不會是高中生賣淫,兇手是隨便拉的嫖客吧?”青柳說道?!版慰蛯傉J識的女孩子殺死,這是根牽強的。進旅館之后,一定是兩人之間發生了什么事?!迸N驳哪抗馔臻g?!氨热?,因為費用問題吵架,男子沖動地將女人殺死。會不會這樣?”“如果被害人是賣淫的高中生,嫖宿費用一般會事先講定吧?我認為不會是高中生自己站在街頭拉客,中間有拉皮條的?!薄凹僭O中間有皮條客,那么就在這一帶吧?”“估計主要是新宿一帶,澀谷方面有時也會派女孩子來?!薄跋仍诎赴l地區進行調查?”新宿一帶以介紹賣淫為生的皮條業者有三五十家,只需嫖客一個電話,他們便將賣淫女派遣出去。如果將這些人全部清查一遍,也許會找到派遣被害人的業主。警方在查找被害人身份的同時,也將觸角伸向了皮條業者。葉室洋子無意中看著電視新聞報道的畫面,不料大為驚訝,電視畫面上映出一張似乎熟悉的面孔。主持人用冷漠無情的語調,報道著在新宿的旅館里發現一名身份不明的少女尸體的事。推斷被害人的年齡,好像是十八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在畫面上的照片里,那張已經死去的臉化妝得像是活著似的,正是這年夏天,洋子在江心島嶼的酒店里遇見的說自己“長相古怪”的少女。盡管經過濃妝后,少女完全像一個大人,但依然掩飾不住她的“童顏”。主持人也考慮到死者是一個未成年人,沒有詳細報道尸體的狀況。但是,未滿十八歲的少女在旅館的房間里死去,這是反常的。她的死,預示著很濃厚的犯罪嫌疑。繼電視廣播之后,報紙上緊接著刊登了事件的追蹤報道。報紙比電視更詳細地報道說死因系勒死。據說與被害人住在一起的男子是一個四十五歲左右的董事模樣的魁梧男子。據報道,被害人是脖子上纏著腰帶被勒死的。報紙上說,警方正在查找與被害人同住一室叫“荒井一郎”的男子。侮辱洋子“長相古怪”的少女被人勒死了。最初看到新聞報道時,洋子還有點幸災樂禍。那樣的少女長不成出色的女人,被人殺死是理所當然的!她仿佛覺得心中的怨恨有些化解了。驚訝過后,她又感到被害人很可憐。如果活著,以后還要經歷各種各樣的戀愛,不知道會結出什么樣的果來,但是,現在花蕾還沒有開放就被人扼殺了。她究竟干了些什么?在哪里與人結下了招來殺身之禍的怨仇呢?住在同一間房間里的男子如果年齡相差不大也就罷了,報道說是四十五歲左右的中年男子。年逾不惑的紳士為什么要殺死少女?因為有江心島嶼那一件事,所以洋子對事件表現出特別的關注?;叵胫c被害少女初次邂逅的場面,她忽然若有所悟。當時她提醒少女注意時,少女怔怔地注視著洋子的方向,出言不遜:“這張臉真古怪!”洋子聽到這話雖然很氣憤,但她怎么也感覺不到自己的臉竟會如此丑陋。此刻她重又感覺到,那話也許是少女被大人提醒注意之后在內心里暗暗罵著的,這就是如同將并不那么壞的人罵成壞蛋一樣。但是,如果不是這樣呢?如果“這張臉真古怪”這句話是指責另外一個人長相古怪呢?洋子盡力回憶著當時的場面。少女是望著她說出“這張臉真古怪”這句話的。那只是望著洋子所在的方向,未必就是看著洋子。如果被害人不是望著洋子,“這張臉真古怪”這句話就不會是針對洋子的。因為是在洋子提醒她們注意之后少女才扔出這一句話,所以洋子還以為是針對自己。這是自我對號入座。如果這是針對洋子以外的人說的,那么到底是說誰呢?不!這話也許正是針對洋子說的,但卻是看著別人的臉聯想起古怪的長相,才將它當作反擊洋子的武器脫口而出。于是,那個場面也許有個人的臉長得很古怪。當時洋子的同伴都是地區文化團體里的成員,全都是標準長相,沒有人會讓人聯想起“古怪”這個詞。酒店里的座位幾乎爆滿。那么,就是其他桌子上有長相古怪的臉,而且,長相古怪的人正坐在少女望著洋子的角度上。洋子追溯著自己的記憶。記得酒店里有六張桌子,兩張是六人用的,四張是四人用的。它們的擺放位置是這樣的:少女們坐著的桌子是六入座的,面對著安裝在墻壁上的鏡子,最鄰近的就是洋子她們坐著的四人用的桌子,背后有一張,夾著通道有兩張,而且對面有一張六人用的桌子面對著墻壁。洋子坐的位置離被害少女的位置最近,少女們被洋子提醒后,將目光都對著洋子。她們的目光同時也對著洋子她們背后位置的桌子?!皩α?!當時那個男子……”洋子的記憶蘇醒了。洋子她們一伙人走進酒店時,有個男子將物品放在洋子她們的座位上,在服務員的勸說下,才磨磨蹭蹭地將東西搬回自己的座位。那個男子的左右眉毛各剃去一半,那張臉長得如王朝時代的朝臣一般。他的位置處在洋子的背后,正是少女目光對著的方向。如果不是故意躲在洋子的身后,少女就應該看得到他的臉?!爱敃r那張臉就映在鏡子上??!”洋子鮮明地回憶起當時的場面。鏡子中照見正處在洋子身后的那位朝臣長相的男子。被害人的確看見了他的臉后才聯想起古怪的長相。不知道是被害人看著他的臉將感覺到的話扔給了洋子,還是少女與他之間已經有著某種聯系,借著洋子提醒她的機會才泄怨說他長相古怪呢?洋子發現了一個事實,當被害人指責她長相古怪的時候,實際上那個長相古怪的人也在場。這事也許與事件無關?被害人稱洋子“這張臉真古怪”,洋子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那人是男人,所以有人評論他的長相,男人不會像洋子那樣氣惱,但如果當事人非常介意自己的長相,受到的傷害也許比洋子更甚,而且會引發殺人動機。這會是真的嗎?洋子慌忙打消了自己的念頭。觀賞焰火的那天晚上,離現在已經有兩個多月了。男子被女人評頭論足,會積怨這么長的時間嗎?即使被害人從長相古怪的人身上聯想起罵洋子的話,要將那長相古怪的人與兇手聯系起來,這好像也太離譜了。少女盡管年輕,無疑已經做了一件令大人們也甘拜下風的事。逮捕兇手,只是時間的問題。兇手無論出于什么動機殺人,都與自己毫無關系?!笞佣谥约?。三在新宿署設立搜查本部以后,警方正式開始進行調查,不久便查明了被害人的身份。是被害人的父母看見報道找上門來的。被害人的名字叫“荻原繪美”,十七歲,在東京都內的私立女子高中讀三年級。父母悲慟地哭訴著?!芭畠涸谧x二年級時就與崇尚時髦的人結伙,常常不在家。我們勸她,她都當作耳邊風。在旅館里被發現的前三天,她與我們大吵一頓后便離開家沒有回來。我們心里都很著急,到她可能去的朋友和熟人家里四處尋找,都沒有找到。如果再等一天還沒有她的消息,我們就要向警察署提出搜尋申請?!覀冊趺匆矝]有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女兒雖然與不三不四的人交往,但決不會與人結仇被殺死?!薄跋蚰銈兞私庖恍┧饺说氖?,你們女兒有沒有特別親近的男朋友?”牛尾問。警察首先必須抓住兇手,因此牛尾打斷了被害人父母痛失女兒的哭訴?!爸v起來真羞愧,我們對女兒的生活一無所知。女兒從一年前起就從不與我們交談。我們覺得,獨生女兒不能過分寵愛?!备赣H在一家大企業里當課長,家庭生活非常寬裕,屬于日本的中產階層,外表看起來這是一個幸福而快樂的家庭。但是,阻隔這個家庭的墻壁很厚很高。父母提供不出與女兒被殺有關的任何線索。警方調查了新宿歌舞會町一帶的拉皮條業者,但一無所獲。搜查的觸角擴大到澀谷、池袋,但仍無線索。崇尚時髦的少女也往往會不通過皮條客,輕率地跟隨主動搭訕上來的男人而去。偵破失去了具體的方向。尸體解剖大致證實了現場勘察的推測。被害人生前有性交過的痕跡,但體內沒有檢查出應該留有的精液,估計性交時是用避孕套的。被害人盡管只有十七歲,但身體卻顯示了她有過相當的性經歷。性愛對象是某一特定的人物,還是不特定的若干人,目前不得而知。在向被害人的學校和朋友了解時得知,被害人在二年級第二學期之前成績一直名列前茅,進入二年級第三學期時成績突然下降,一到三年級便常常逃學,身上佩帶著與女高中生不相稱的高檔手表等服飾品。她在學校里還穿著校服,但放學后便在百貨商店或旅館的廁所里換上昂貴的便服,去迪斯科舞廳或通宵咖啡館里玩,便服全是高檔品牌,這些衣著憑女高中生的零花錢是怎么也不可能購置的。據說,朋友曾問過她,她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說這些東西,要多少男人就會給多少。她漸漸地與學校的同學疏遠了,與在游樂場所織識的時髦少女們混在一起,學校上課也不去了。在旅館里被殺之前,她幾乎沒有去過學校。她跌落在父母與學校、朋友之間皸裂的縫隙里,被棲息在谷底的惡魔吞食了。惡魔就像都市里的蟻獅(蛟蜻蛉的幼蟲?!g者注),織著網,守候著獵物。以華麗的衣服。昂貴的服飾等財物為誘餌,將少女騙人網中咀嚼著。被害人的身邊籠罩著濃厚的惡魔的氣息,但父母和學校以及朋友們都不能保護被害人。牛尾感到非常遺憾。在被害人被惡魔吞食之前,惡魔已經在被害人周圍豎起了一道壁壘,將救援之手隔開了。葉室洋子非常關注偵查的進展,但是,從那以后,既沒有兇殺的后續報道,也沒有有關嫌疑人或兇手被抓獲的消息。一家周刊雜志用“女高中生陷入甜蜜圈套”這一煽情性的標題大做文章。洋子將那份雜志買回了家。雜志上用化名集中刊登著被害少女親友們的記談,夾著三四位名人的評論,大談女高中生的援助交際和賣淫實態,用周刊雜志特有的煽情性筆調大肆渲染。據雜志說,少女直到高中二年級的第二學期,成績一直很優秀,為了升學還在外面上課。也許是在父母的期望和考試的重壓之下,才朝著崇尚個性的方向逃避。因為丈夫的工作關系,洋子見過許多同樣的孩子,所以對少女的生活軌跡或多或少能夠給予理解。而且,洋子女兒的年齡也與被害人相仿。幸好女兒沒有像少女那樣朝著錯誤的方向滑去,但洋子擔心女兒不知何時會偏向與這少女同樣的軌跡?!鞍l生了一起事件,有一名女高中生在旅館里被殺,我們的榮子沒有關系吧?”洋子問丈夫,不料丈夫一聽此言便大為惱火:“你在說什么混賬話!要相信自己的女兒!”但是,孩子走上邪道,他們的父母幾乎都相信“惟獨我們的兒女沒問題”,然而事與愿違,他們的信賴受到了背叛。女兒或兒子偏離常軌,其責任雖然可以歸結在父母身上,他們沒有注意到孩子們發出的SOS或危險信號,有些原因也在孩子本身或教育體系以及社會環境里。不過,即使在同樣的條件下,大多數孩子會在正常的軌道下發展,所以主要問題也在孩子自己的身上。對洋子來說,這事件不僅僅是他人的事。四12月2日深夜,在世田各區的偏僻街道上發生了一起殺人事件。案發現場地處與泊江市的結合部,那里雖說也屬于東京都內,但處于偏僻地帶,有一片蔬菜地和樹林。住宅和公寓作為都市開發的先行者首先侵入荒野,古舊的寺廟零零星星地散落在相繼建起的房屋之間。這一地區里有很多花店。末班電氣列車的乘客從車站里涌出來,到了這一帶便向四處散去。一個上班族從車站騎自行車回家,在到家附近的神社前,自行車的鏈條突然脫開了。糟了!他咬著嘴唇,想要將鏈條套回齒輪上去,但因為天黑,看不清楚,怎么也套不上去。鏈條被車軸纏得變了形,壓著轉不起來。結果,指頭上沾滿了油,他不得不死了那份心。他將轉動不起來的自行車??吭谏裆缜暗穆愤吷?,決定步行走回家。這時,他突然發現在前面不遠的路邊好像有個人躺著。神社境內的森林長得郁郁蒼蒼非常茂盛,使得四周更加黑暗,再說又將注意力都集中在自行車上,所以沒有發現那樣的地方竟然會有人躺著。一瞬間,他還以為是什么人喝醉了酒躺在路邊睡覺,盡管如此,他忽然覺得躺著的人姿勢很反常。他忐忑不安地走近那人?!拔?!你醒一醒,躺在這里會感冒的!”他對著那人說道。但是,那人一動不動,沒有任何反應,也沒有鼾睡聲。說沒有反應,還不如說沒有絲毫的氣息。他遲鈍的嗅覺終于聞到了飄蕩在夜空中的血腥氣。他察覺到出事了。這家神社附近一帶白天行人稀少,但并非完全沒有。剛才沒有被人發現,表示這人躺在這里的時間不多。他徑直回到自己的家里。他沒有帶移動電話,他知道要尋找公用電話,還不如回到家里快。12月3日半夜零點過后,由當地居民發現后直接報案,通過110報警電話,警視廳成城署得到通報,說世田各區喜多見四丁目的道路上,有一具非正常死亡的尸體。那時,死因是否有犯罪嫌疑還不清楚。以前在這一帶曾經有過冬季喝醉酒躺在路邊凍死的人。12月上旬,夜間非常寒冷,但還沒有冷到要凍死人的程度,也有自殺或車禍、步行中摔死的可能性。但是,連島田在內的成城署警察觀察尸體后,發現死者后腦部明顯留有鈍器打擊傷,便微微有些緊張。這個部位不可能是死者自己留下的打擊傷,而且周圍找不到倒下時后腦部致傷的石墻、巖角、石塊等其他可能會致傷的物器,更沒有發現與創傷相合的兇器。死因中突發性犯罪的嫌疑很濃。死者系男子,推斷年齡是二十歲左右至三十五歲,穿著防水布西服、精制的黑禮服,系著領帶,腳穿黑皮鞋。估計死者是業務員,島田感到有一種無法言傳的狐疑。死者身材頎長,身高約170厘米,戴著花色的金屬架眼鏡,右邊的眼鏡玻璃有跌倒時碰擊的裂痕,上衣里繡著“山西”的姓名。攜帶物品有煙盒(里面還剩有十二支香煙)、打火機。鞋拔子、手帕、眼鏡盒,還有幾枚印有社會風俗研究家山西正平的姓名和中野區住址的名片。名片上的名字和衣服上的姓名一致。但是,沒有找到錢包,衣內身無分文。不帶錢就外出是不可想象的。搶劫錢財殺人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兇手為了掩蓋殺人動機,那么從被害人身上搶走錢包偽裝成搶劫,也是有可能的。事件被認定為殺人案,搜查一課接到最早的通報。盡管是在深夜,機動搜查隊、搜查一課、勘察人員等相繼趕赴現場,案發現場籠罩著緊張的氣氛。在白晝一般的燈光下,尸檢和現場勘察同時進行?,F場的觀察以尸體為中心,將搜查的網漸漸地收攏。島田重新檢查尸體后,才知道剛開始時那種狐疑的原因。被害人從眉心向外側將左右眉毛剃去一半,使得整個面貌像王朝的貴族那樣,如同戴著一副呆板的面具,顯得與業務員似的打扮很不協調。那種怪誕的眉毛大概是一種時髦,或是被害人的標記。警方立即與名片上的住址進行聯系,得知住址里確實有名片上那個名字的人。被害人的住所是一幢公寓,沒有家屬。警方要求公寓的管理人來辨認尸體。管理人不久便趕到。經確認,被害人就是所帶名片的主人。據管理人反映,被害人于兩年前入住,自我吹噓是風俗評論家。按規定應預先支付兩個月的房租,但他非??犊刂Ц读肆鶄€月的房租和保證金,所以才讓他入住的。管理人受房東之托,負責公寓房租等一切運營?!叭胱r,你沒有要求他提供住民票和聯帶保證人嗎?”島田問?!靶问缴弦幎ㄒ@樣,但入住者覺得太麻煩,沒有拿來,所以……”言外之意,管理人員說房客只要支付房租,就不拘形式準許入住。雖然查明了身份,但被害人的來歷幾乎還一無所知。入住時自報的職業是風俗評論家,但警察中沒有一個人聽說過風俗評論家中有個叫“山西正平”的。出身地、入住前的住所、經歷、家屬成員、人際關系等,警方都一概不知。為謹慎起見,警方向區政府了解,但住民登記表上沒有登記。即死者系所謂的黑戶口居民。翌日,成城署設立了搜查本部,搜查一課的棟居參加偵查。解剖結果大致證實了尸檢時的初步認定。解剖結果驗證,死因系棍棒狀鈍器從上向下猛擊所致,腦部伴有腦蓋骨骨折的腦挫傷。推斷作案時間是2日晚上10點以后大約兩個小時內。經化驗,死者沒有服用過毒藥。在成城署第一次召開的搜查會議上,焦點集中在犯罪動機上。觀點分為截然不同的兩種,或以搶劫為目的的流竄作案,或熟人作案。主張熟人作案的警員認為,兇手也許是為了偽裝成流竄搶劫,才將錢包奪走了。與此相反,主張流竄作案的警員認為:“如果是熟人作案偽裝成搶劫殺人,就應該清楚地表示出目標是錢財。連錢包都帶走,不知道被害人是不是真的帶著錢包。如果是有預謀的,就應該將錢包里的錢拿走,把錢包留在現場。連錢帶錢包都拿走,這難道不正是證明是流竄作案嗎?”“被害人住在中野區的公寓里,卻死在世田谷區與泊江市交界處的偏僻地區里,身上不可能一點兒錢也不帶。兇手奪走了錢包,驚慌之中還會想到要將錢包留在現場嗎?”“兇手只用一擊就打死了被害人。如果驚慌,不是會亂打一氣嗎?”“照你這么說,流竄作案就更應該驚慌了!”“如果是流竄作案的慣犯,就會伏擊在那里,一下子將獵物擊倒,使目標失去抵抗能力,然后再奪走錢財?!薄澳堑胤椒浅Fъo,不知道什么時候會有人經過,你是說兇手會一動不動地守候在那里嗎?而且,即使獵物來了,還不知道是不是帶著錢。上去就殺人,作為流竄的案犯來說,不是也太性急了嗎?”“也許是被害人想要抵抗或叫喊,所以兇手才殺死了他?!薄安贿^,一擊致死,這也許很難吧?即使從受傷部位來判斷,被害人是容忍兇手繞到他的身后。如果是流竄作案,被害人應該注意到身后有人上來?!笔烊俗靼傅恼f法漸漸地占了上風。偵查要從查清被害人的身份和生前人際關系著手。但是,被害人自稱是風俗評論家,這是一個古怪的職業,沒有一定的工作場所。據管理人反映,被害人幾乎沒有來客拜訪過。即使偶爾看見有來訪者,也是各種各樣的推銷員或是報紙、電視等的籌款人。就是說,被害人生前來往的人員不明確。于是,流竄作案的說法又卷土重來。在第一次搜查會議上,作為初期偵查方向,決定對作案現場一帶進行徹底的調查,并檢查被害人的住所和遺留物品。被害人雖然自吹是風俗評論家,但看來從來沒有為媒體、出版單位寫過文章或通訊。被害人的宅邸里沒有貴重的家具,留下的是一些破爛。警方在被害人的住宅里找到了一本通訊錄,里面記載著許多電話號碼和名字。那些名字幾乎都是女性。一些夾在名片簿里的名片幾乎都是男性的。名片中有頗有聲望的文藝界人士和體育選手、中小商店的老板、開業醫師、牙科醫生?!拔舶鸵稽c點露出來了?!本晱d搜查一課的棟居說道?!翱磥肀缓θ讼袷瞧l客吧?!睄u田抽動著鼻子說?!斑@么看來,事件的背后興許格外盤根錯節呢!很少有來訪的客人會將名片遞給看門人的。這些名片的主人也許只是冰山一角。兇手如果躲在水面底下就有點麻煩了?!薄斑@些女人怎么處理?”“當然必須全都作為調查對象。誰說死者沒有社交圈子,你看,一下子就涌出這么多人!”兩人面面相覷。雖然還沒有確認死者是與賣淫有關的皮條客,但如果這種猜測沒錯,兇手就來自嫖客與女性這兩條線路。此后,葉室洋子很注意媒介的報道,但關于女高中生被殺事件的跟蹤報道卻從此沒有提起。她猜想事件最后也許成了懸案。死去一個崇尚時髦的女高中生,對社會沒有絲毫的影響??磥砻浇槊τ谧粉櫧舆B不斷發生的事件,早已將被殺的女高中生忘得一干二凈。興許搜查本部也已經解散了。正在這時,洋子看見另一起殺人事件的報道。在電視畫面上看到被害人的照片時,洋子月瞪口呆,驚愕不已。電視畫面上映現的不就是那張“古怪的臉”嗎?那張像朝臣一樣呆板的臉,左右眉毛各剃去一半。電視報道說,那個長相古怪的人在世田谷區的偏僻處被發現時已經被人殺死。因為是最快新聞,所以被害人的姓名、身份、作案動機都沒有作報道。主持人冷漠地報道說,估計是被偶爾路過那里的兇手搶劫錢財而遇害的。報紙報道得比電視晚,還刊登了被害人的姓名和住所;但是,關于作案動機,報紙也說估計是遭到了以錢財為目的的流竄搶劫。洋子開始時還心不在焉,心中漠然地想,原來是那樣的事。憑電視和報紙的報道不可言傳的疑團在她的意識深處漸漸地膨脹開來。洋子冥思苦想著。這種疑問的根源到底是在哪里?女高中生和長相古怪的人在觀賞焰火的那天夜里偶爾走進那家酒店不期而遇,兩人間隔大約三個月相繼而死。這可以說是偶然的嗎?或是有著什么關聯?假設兩者有關聯,這與在焰火之夜走進同一家酒店又有什么關聯?在酒店里,兩人的桌子隔開著,完全像陌生人一般。如果他們之間有什么交往,就應該坐在同一張桌子邊或相鄰的桌子邊,包括被害人在內的女高中生圍著桌子是六個人用的,還空著一個座位。而且,在兩者之間還空著一張桌子,長相古怪的人放著物品。如果他們相互認識,就不可能隔著一張空桌子入座。如果在女高中生與長相古怪的人之間有著某種聯系,難道會是從那天夜里開始的?洋子思緒聯翩。以前的報道在山西正平的案件中沒有出現荻原繪美的名字。同時,在荻原的交往關系中也沒有提到山西的名字。警察為什么沒有公開兩人的關系呢?如果不是這樣,那么說明警察不知道兩人的關系(在觀賞焰火的那天夜里在同一家酒店里見過面)。洋子猶豫著是否要將自己知道的情況報告警察。兩人也許是在觀賞焰火之后偶爾走進了同一家酒店吧?但是,洋子自己也是在同一場所與他們偶爾邂逅的人,萍水相逢也是前世之緣的兩個人相繼意外地死去,洋子對此覺得怎么也無法保持沉默。洋子想與丈夫商量,但最后她沒有對丈夫說。她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五一名婦女提供的情況刺激了警方。搜查本部非常重視這一線索。新宿署和成城署兩家搜查本部,以前一直將兩起事件看作是完全獨立的事件。以前的調查,在荻原繪美生前的人際關系中沒有發現山西正平。同時,山西的交往關系雖然很模糊,但眼下正以遺物中的名片和通訊錄為基礎加緊進行著調查。葉室洋子提供的線索給成城署搜查本部確立了一個調查方向。在深入調查之中,查明荻原繪原的移動電話號碼與山西通訊錄里記載著的一個電話號碼一致,兩家搜查本部緊張起來。于是,兩起殺人事件的被害人之間產生了關聯。與葉室洋子提供情況大致差不多時間,警方查明了山西正平的身份。住在靜岡與清水市的山西的哥哥看到報道后找上門來。據他哥哥說,山西在當地的高中畢業后為了升學來到東京,一邊打工一邊在預備學校讀書,但他在打工處認識了一名女性,同居后便失去了升學的愿望,在風俗營業中頻頻跳槽,與老家也失去了聯系。山西的哥哥還確認了山西的尸體。調查同時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著。名片的主人受到警方詢問時都臉色陡變,矢口否認與山西認識?!斑@個叫山西正平的人,從來沒有見過??隙ㄊ怯腥嗣坝梦业拿??!泵闹魅硕际钱惪谕暤卣f?!斑@是殺人事件的調查,目的不是為了調查個人隱私。我們決不找你們的麻煩,作為善良的市民,希望能協助我們?!本炜嗫谄判牡剡M行勸說后,有幾個人才吞吞吐吐地開了口。據名片的主人們證明,與山西認識,都是在喝酒的地方或卡拉OK廳喝茶時,山西主動搭訕上來的,說要給他們介紹女人。據推測,山西是賣淫的皮條客。嫖客與山西聯系要求介紹女人。山西根據嫖客的要求將嫖客喜歡的女人派到嫖客的身邊。同時,山西為了網羅賣淫女,在迪斯科舞廳、咖啡店、卡拉OK包房、酒快餐街角等到處引誘女性,將看來有希望的女性列入他的名單。他的通訊錄就是賣淫業務的檔案。在山西的通訊錄中就有被害女高中生的聯絡號碼。搜查本部沒有忽略這一事實。六星期天早晨,公一在家里吃完早飯后,一邊悠閑地喝著妻子沏來的咖啡一邊看著報紙。這時,房門口傳來門鈴聲,在星期天的這個時間里,他記得自己沒有約過人來訪?!笆钦l???這個時候?!逼拮痈械郊{悶,一邊向房門走去。這時,公一的頭腦里掠過不祥的預感。不久,妻子從房門口返回來。她臉色陡變?!笆钦l???一大清早……”“是警察,說想和你談一談?!逼拮诱f道?!熬臁椅??到底是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反正說要見到你?!逼拮拥哪樕喜话驳纳裆鼭饬??!鞍阉麄儙У娇蛷d里去?!毙瞧谔煸绯康男蓍e氣氛一掃而光。公一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襟后向客廳走去。一見之下,他大吃一驚,客廳里有四個人在等著他?!跋壬?,一清早就來打攪你,非常抱歉?!彼蛔哌M客廳,四人便一起站起身,恭恭敬敬地向他鞠躬道。他們依次自報姓名,是新宿署的牛尾、青柳,警視廳搜查一課的棟居,成城署的島田?!熬炱綍r都很忙,四位先生在星期天的清晨一齊趕來,是為了什么事?”公一好不容易從大清早的驚愕中回過神來,問道?!拔覀冊谪撠焸善埔黄鸢讣?,找你了解一些情況,真對不起,給您添麻煩了?!彼娜酥心昙o最大的、自稱“牛尾”的新宿署刑警說道?!安恢牢夷懿荒軒椭銈儭惫徊豢翰槐暗卣f道,與刑警們面對面坐下。妻子端來了咖啡?!胺蛉?,多謝你了?!彼娜穗m然表現得客氣,但依然是一副毫無顧忌的神態端起了咖啡杯?!跋蛭掖蚵犑裁词??”他們正品嘗著咖啡的時候,公一催促道?!皩α藢α?!咖啡真香,將重要的事忘掉了?!迸N舱f著,朝同來的青柳掃了一眼。自稱“青柳”的年輕刑警將一張照片遞到公一的面前?!跋壬J識這位少女嗎?”四人的目光一齊射在公一的臉上?!昂?!冷不防問起這件事,一下子想不起來了,覺得像在哪里見到過?!薄八休对L美,是東京都內私立女子高中學校的學生,也是先生開辦的升學預備學校的學生?!薄笆菃??在我的預備學校里包括畢業生在內有幾千名學生,所以具體到某個學生,我也記不住?!薄皩ο壬鷣碚f,荻原繪美君應該是一個很具體的學生?!迸N驳哪抗庾兊孟饋??!澳阆氯?!”公一命令妻子,確認她離開了客廳之后,他又將臉轉向刑警重新問道:“你這話是什么意思?”“荻原繪美君于9月10日在新宿的情侶旅館2412室被害。當時與荻原君最后在一起的人,先生,就是你!”“你,冷不防的,在說什么??!”公一愕然?!敖涀C實,荻原繪美君生前在當應召少女。派她到先生那里去的皮條客將嫖客打去的電話全部作了錄音。9月9日夜里,從新宿情侶旅館2412室傳來先生點名要獲原君的聲音,皮條客也將此錄音下來了?!薄昂f!荒唐!”“我們對電話的聲音進行了聲紋分析,經鑒定是先生的聲音。荻原君在與先生見面的那天夜里,在同一家旅館的房間里被殺害。作為被害人生前遇見的最后證人,我們向先生了解情況?!迸N策瓦捅迫说剞揶淼??!凹词刮沂亲詈笠姷剿娜?,為什么就認定是我殺了她?”“先生,你不要激動,我們沒有說是你殺的?!迸N舶参克频恼f道?!凹词箾]有那么說,你的口氣不就是懷疑我是兇手嗎?”“被害人最后見到的人受到懷疑,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先生要清除嫌疑,就應該協助我們?!薄拔掖_實見到她了,但我沒有殺人。是我回家以后,兇手將她殺了!”公一堅持道?!澳敲?,是誰殺害荻原君的?”“那種事,我不知道!調查這些事,不正是警察的責任嗎?”“你受到了山西正平的威脅吧?”牛尾沒有理睬公一的抵觸,又講出一個新的名字?!吧轿鳌薄笆菍⑤对L美君介紹給你的皮條客呀!山西于12月2日夜里在世田谷區的偏僻處被人用鈍器擊中腦部而死?!薄澳欠N人我不認識!和我沒有任何關系!”公一那抗議的嗓音變成了哀號。牛尾沒有理睬他、繼續說道:“先生是山西的???,雖然山西的名片夾里沒有先生的名片,但在山西錄音的嫖客中,先生的聲音被錄音了二十三次啊。山西干這一行當大約有兩年了,在這期間你打了二十三次電話。就是說,你通過山西嫖宿,每月有一次吧?先生,你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薄胺稿e誤……”公一感到自己已經無路可退?!跋壬3T诩依锎螂娫捊o山西要求吧,你聽聽這個?!迸N灿檬謩菹驐澗邮疽饬艘幌?。棟居播放事先準備好的錄音帶。錄音帶不容置疑地播放出帶有公一特征的嗓音?!跋壬穆曇艚浡暭y鑒定已經證實。請注意背后的聲音。聲音很輕,但傳來離先生家最近的那個車站的站名廣播?!边@時,正巧公一家附近那個私鐵車站的站名廣播隨著風飄來?!吧轿髟谳对粴r,察覺出兇手就是最后找她的先生你,而且借著這個錄音帶里錄下的站名廣播,找到了先生的住處,并對先生進行了恐嚇?!薄昂f!捏造!全都是猜測!”公一被逼到絕路上,殊死地頑抗著?!跋壬鷷f從來沒有見過山西,這個名字也是第一次聽到吧?但是,先生見過山西。這已經是H十年前的事了,所以先生也許已經忘了,在山西的遺物中有這樣一份剪報?!迸N苍俅问沽藗€眼色,成城署的島田拿出一張已經變色的舊報紙剪輯。剪報上有一條大標題:教師體罰,剃去學生眉毛“二十年前,先生在靚岡縣清水市的中學里當教師吧?那時山西就在先生負責的班級里,是一個喜歡惡作劇的學生。先生為了懲罰他,剃了他的眉毛,因此不得不辭去教職,最后那起事件還被報紙作了報道?!耙院?,先生開始自辦升學預備學校,借著社會上追求升學的潮流,得到很大的發展。如今已經形成以世田谷的總校為主,擁有東京都內、都外、鄰縣幾十家分校的大型升學預備學校?!巴瑫r,山西在學校結業以后干過各種各樣的工作,但正如你知道的那樣,生前是在為賣淫、嫖娼者當皮條客。先生也許不是直接找到山西的。如果與山西見過面,就不會讓昔日的學生介紹賣淫女。先生是經人介紹才與山西聯系上的,也許連他叫‘山西’的名字都不知道。是用電話找女人的吧?不用見面,一個電話就能找到女人,如此方便,先生終于疏忽了,就從自己的家里給山西打電話。這真不像話!“山西看出殺害荻原繪美君的兇手就是最后找她的那個嫖客,依靠那個嫖客的電話背后正在廣播的車站名找到了先生的住所,才發現你就是他以前的老師。先生即使健忘,山西也不會忘記以前被剃掉眉毛的恥辱。為了牢記那種恥辱,他在生前直到最后都將眉毛刺去一半,這就是證據?!薄叭绻轿髡业絻词?,他為什么不報案?”公一最后掙扎道。牛尾的嘴角露出嘲諷般的冷笑?!吧轿鞑粫蟀赴??他自己當皮條客介紹少女賣淫,如果報案,不就等于是找死嗎?還不如恐嚇先生,狠狠地進行敲詐,出出以前受辱的氣,這樣更解恨?!皩α?!還有一件事必須告訴你,將荻原繪美君和山西正平兩人的關聯告訴我們的,就是先生的夫人??!”“什么?我妻子為什么……”“那些事全都是夫人告訴我們的。那么,和我們一起到警署去一趟吧!”牛尾說完,四人便一齊站起身來,包圍著葉室公一。葉室公一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供認不諱?!皻⒑对L美的是我。9月9日夜里,我像以前那樣給山西打電話,山西派來的女人就是荻原繪美。性事過后,我要支付事先講定的錢,不料她露出冷笑,說她是我的升學預備學校的學生。我驚訝得站不起身來。我要求山西一定要送二十歲以上的女性來,想不到會來一個十七歲的少女。荻原繪美化妝得很濃,我還以為有二十多歲?!拔覍⒅v定的錢付給繪美。繪美推了回來,向我索要一百萬元,她威脅我說,有名的預備學校會長將十七歲的少女喊到旅館里,如果被人知道的話會怎么樣?如果不付那些錢,她就告我強xx。年齡雖然只有十七歲,但她的兇狠與刁蠻,恐怕比成熟的女人更厲害。即使我照她說的付了錢,暫時堵住了她的嘴,但將十七歲的少女召到旅館里的事遲早會敗露,我歷經千辛萬苦好不容易建起的學校的名聲和信譽就會毀于一旦。受到她的威脅,我失去了理智。等到我清醒時,她已經死了?!吧轿魇褂没?,我從來沒有和他見過面。他讓荻原繪美來我這里,這是第一次。我也是第一次惜用那家旅館。我自己叮囑著自己,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證明我和她的聯系。我逃出了旅館,以后幾天我心灰意懶,無地自容。不久,警察沒有找上門來,山西卻找到了我?!吧轿鞯目謬槝O其苛刻,開始時要我支付一千萬元,逼我讓他當預備學校的常務理事。要錢財可以商量,但當常務理事無從談起。即使答應他的要求給他錢,暫時讓他保持沉默,顯而易見,他的要求會逐步升級?!?2月2日深夜,我裝作答應他的要求約山西出來,交錢時趁他不備,用修汽車的工具猛擊他的后腦部,將他打死了。應該將尸體運到遠處扔棄的,但我已經沒有那樣的力氣。在刑警先生告訴我之前,我一直沒有注意到山西以前是我的學生。關于此事,山西也沒有提起過。他也許是一邊勒索著我,一邊看著我痛苦狀幸災樂禍?!拔易鰤粢矝]有想到,妻子會將山西與荻原繪美的邂逅報告警察。這也許就是報應吧!”根據葉寶公一的自供,事件圓滿地解決了。這起連續殺人事件的兇手竟然會是預備學校名校的會長,社會輿論為之嘩然。預備學校的經營者不知道自己學校的學生是應召女郎,而將她召到旅館里嫖宿,性事過后受到學生的恐嚇,便將她殺害了。這件事對兇手和被害人雙方親友以及整個社會來說,都是駭人聽聞的。況且,受到老師的侮辱性體罰恨人骨髓而成長起來的學生,遇到昔日的老師便進行報復性威脅。老師為了逃避恐嚇并保住好不容易奮斗來的虛名和財富,殺害了昔日的學生,這樣的人際關系,全然都是一派世紀末的景象。

1#印刷機辦公桌上空空如也,而那本已被翻到最后一頁臺歷仍直立在那兒,異常醒目。

收拾行囊,清理樓下不知多久未開過的信箱。

睡前翻了兩頁張弛的《另類令我累》,感覺好了點。隨手翻到自己這些年來的目標和努力,居然只想落淚。每個人都把自己的傷隱藏起來,這究竟是對的還是錯的呢?我透明到極致,可是又似乎還沒有夠狠坦誠,我恐懼,我害怕被注目,我討厭責任和道德綁架。這些年來,為追逐自由–這個今年俗爛的詞—努力了這么多年,靈性逐漸減少到已經在我身上看不到蹤影了。我塑造身份,我打造個人品牌,我為不同的身份賦予不一樣的性格甚至是筆跡,我是太累了還是病態了。我擔心追逐的過程中迷失本心,我討厭叮囑和推動一個人前進,甚至是不喜歡很Low的東西。什么才是LOW呢?就是一無是處。

印刷機像一個巨人不厭其煩地嘩嘩運行著,老周認真而自然熟練地點動著機器按鈕,眼不眨的盯住監視屏,看著它把一卷卷空白的薄膜吃掉,一瓢瓢溶劑灌進一桶桶五顏六色的油墨里,全塞進印刷機的大肚子了,瞬間魔術般地薄膜變成五彩繽紛、夢幻飛揚的精美圖案,

打開,滿眼的五顏六色一窩蜂的涌出,撒了滿地。在遍地的水電煤氣費單據和小廣告中,一封明信片靜靜的躺在其間,緊緊的抓住了我的目光。

我懷滿愛意,期待變化和成長,我每天起床后微笑,我忍耐一切。

看著同伴們將整卷整卷的合格產品從躺在料車上,老周露出滿意的笑容。

抽出,端詳,是誠,發于一座太平洋小島。

好累。

老周已經徹底地喜歡上了這個巨人,盡管它的風機聲音時常尖厲刺耳,盡管墨泵“呱嗒、呱嗒”不厭其煩地叫個不停,還常常會把星星點點的各色油墨飛濺到老周黝黑色的臉膛兒,把洗得掉色的工衣變成金裝戰俠迷彩服,老周還是覺得,他就像自家喂熟的那頭大黃牛一樣聽話,按鈕一按,讓它吃料它就吃料,讓它運轉它就運轉,讓它停下它就停下。

誠,是我國外時的朋友,大家習慣叫他阿誠。

這個時代,究竟應該怎么做?好像一直在終極命題的外圍打轉,不停地迷茫感悟又迷茫感悟,始終沒有深入到觸碰核心。我到底錯在哪里?

每天上班的時候,老周總是比其他人早到一會兒,看看機器的線路是不是有問題,給軸承和齒輪加些油什么的;每天下班的時候,總是晚走一會兒,擦洗一下墨槽的里里外外,或者是緊一緊螺絲。自從進廠的那一天起,他越發覺得,這個巨人就是自家喂養的那頭牛,你只要好好侍候它,它就聽你的使喚,賣力的干活。

誠的經歷頗傳奇。

我拷問自己,我質疑自己。生態系統的三觀已經在完美運轉,但是我到底缺在什么地方?核心?還是欲速則不達??

不過,也有煩惱,就是這只“大黃?!鄙〉臅r候,不知道是它年老的緣故,眼兒模糊看不清,總是套印偏位;還是筋骨疏松,收卷打漂,偌大的卷料變成喇叭筒,讓老周心急。不知道是“大黃?!背圆伙?,還是偷懶的緣故,時常來個換卷飛接斷料,透得發亮的膜,瞬間里三層外三層纏住正泡在紅色油墨中轉動的版輥,老周蠻有耐心地剝開一層層血淋淋的薄膜,提在手上似殺了一只自家的老母雞,真叫老周哭笑不得。

韓國人,那會兒二十出頭的樣子,中等身高,短發,長相酷似Rain,包括一身的肌肉。

很感謝一直相信我的自己和他們,也對不起自己和他們。在痛苦中,卻始終無法涅槃。徘徊在放棄與升級的邊緣,徘徊在失眠與昏死的邊緣,徘徊在人類和野獸的邊緣。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老周已不知不覺陪伴著這只“大黃?!倍噍d,機器每個按鈕都摸得光滑。在記憶行間里,這只機器“大黃?!敝饾u取代了自家那頭牛。

誠,在我朋友中屬于異類,他來這里不學習,也不工作,也不旅游,只是待著,或者說整日游手好閑也不為過。當然,出于簽證的考慮,報了個學校,但基本不去。

唱歌一直在模仿原聲,力圖達到以假亂真,可是然后呢?突然想起書法也練了這么多年了始終沒有進展,這是因為我一直沒有勇氣去做自己么?
我自己又是怎么?我融合了所有的長處和所有的短處,似乎的確是沒有我自己。我在哪?

因為這只“大黃?!币巡皇呛喓唵螁蔚囊粭l牛,不僅僅要了解它的脾氣,更要掌握并熟知給它添加的原料、輔助料等與之相關聯的物體特性。學會如何利用好,讓它賣力干活,出好產品。

混熟后,一次喝酒,誠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冰啤酒,面色紅潤,紅到了脖子,摟著我的肩膀,講起了他的故事。

下一步,該怎么做?

也漸漸地讓老周從稚嫩的毛頭小伙子,變成無可挑剔的一流機手,。

誠屬于“黑二代”。老爸是韓國一個很大的黑幫組織老大,當然組織也經營著龐大的正經商業網絡。

往日那印刷質量問題的解決,卻狗咬刺猬無處下牙——油墨被粘掉猛升烘箱溫度;拉游絲拉成筷子長;白墨上墨不良干著急;調配高難度顏色找不到邊摸不著感覺……眼下,這只“大黃?!币殉蓽仨樀男【d羊。

誠很小時,媽媽就已去世,甚至不記得她的樣子。媽媽唯一的印記全部來自于一張照片,一直珍藏在隨身的錢包中。說著,小心的從錢包深處掏出,遞給我。年輕,很美,美得甚至超過所有見過的韓國明星。

老周虔誠地收起那本舊臺歷,仔細小心地從抽屜里拿出一本新臺歷,看著倒數著的天,再瞧瞧ERP計劃表排上的訂單拖著老長尾巴,該不該回家看看那只似在非在的大黃牛呢?

出于安全考慮,老爸從小將他單獨安置在一處,指派多名保鏢和保姆照顧保護。記憶中,從未和老爸在公共場合單獨相處過。像其他小朋友那種,周末跟父母去游樂園玩,吃好吃的,于誠,簡直是奢望。

2014.2.17

高中畢業后,一晚,老爸與誠談話,說希望他去國外生活,或者學習,或者去做任何喜歡做的事,資金無需擔心。這正合誠的意,早有了要逃離對于自己像牢籠一樣的這個國家,這座城市。從小不愛學習的誠,沒有選擇繼續讀書,而是選擇后者,雖然還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知道前,先“混”著。

從此,誠開始了一個一個國家,一個一個城市的,無目的,無終點的,旅程。

這個旅程,有起點,但沒有終點。這可能就是宿命吧?

誠的宿命。

誠拒絕去最近的鄰國,日本。

首選地,竟是中國,青島。

誠摟著我,問我知道原因么?還未等我回答,他接著說,有大海,有啤酒。

也確實那樣,誠在青島一待就是兩年,在海邊不遠,租了一間公寓。

每天睡到大中午,起來后,準備早餐,伴著音樂,打開正對大海的陽臺門窗,曬著晃眼的艷陽,望著窗外的海景。休息夠了,下午去附近的健身房,一練就是一下午。晚上,和幾個健身認識的朋友,去海邊找個小攤,吃海鮮燒烤,喝啤酒,直至凌晨。

誠說,健身的習慣就是從那時養成的,這也成了他唯一算是正經點的事。后來,有時無聊,還會兼職健身教練,不為賺錢,只為喜歡和消磨時間。

“直到現在,如果問我,我最喜歡的啤酒,仍是青島?!闭\說。

之后,誠去了泰國,曼谷。

問原因,誠笑著說,當然是想體驗下那兒的紅燈區了。

在曼谷,誠住了一年,住在曼谷市中心靠近河邊的一間五星級酒店。

誠自然免不了先去體驗了一番曼谷的各處紅燈區。由于在韓國家里監管極其嚴格,根本沒有機會與異性直接接觸。自己的第一次性經歷就這樣貢獻給了泰國。

那次,獨自一人在一個繁華的紅燈區游蕩,差不多是被門口招攬生意的拽進了一家脫衣舞酒吧。酒吧挺寬敞,正中央一個舞臺,臺上一群膚色各異、身著三點式的少女正在妖嬈舞動著腰肢,酒吧四周坐著很多打扮美艷暴露的小姐。誠剛一邁進酒吧,幾個小姐就涌了上來,忙著給他叫酒,手和身體在他身上游走摩擦。

最后,誠挑了一個混血女孩,迷迷糊糊的被帶去了附近一家酒店。女孩長得極美,年紀不大,身材凹凸有致,溫軟香艷。在她的引導下,誠算是完成了人生第一次。那晚,女孩沒有走,直至天明。誠給了她三倍小費。女孩例外的給她留了電話,說有空可以一塊出來玩。后來,女孩成了誠的第一任“女朋友”。女孩沒有父親,和母親相依為命,高中畢業就出來工作,先天條件很好,遂進入了色情業。接下來的一年,誠不讓她去做生意,多數時間陪著誠四處游玩,當然誠也給了她遠超小姐的收入作為補償。誠從女孩那體會到了從未有過的溫暖和慰藉。

“后來怎么又離開了泰國?”我問。

“老爸不許我回國,每年會抽空來看我一次。他不希望我和那個女孩交往,也不希望我在一個地方待太久,或者與陌生人發生過度密切的關系?!?/p>

最后,誠選擇離開泰國,南下,來到了澳洲,另一個與世界隔絕的天地。

臨行前,女孩去送行,兩人緊緊的擁抱了許久,都沒有多說。在飛機上,望著舷窗外的世界漸漸縮小,眼前模糊。對于自小生性淡漠的誠,那淚來得略顯突兀,甚至嚇了自己一跳。

誠比我先來澳洲一年,那兒的經歷我大概知道。

我們是一個公寓樓的鄰居,也經常一塊去健身,又是酒友。

在澳洲,誠很低調,但依然不斷的有小女生主動投懷送抱。

一次,周末晚上約上幾個室友去酒吧。我們幾個邊喝酒邊聊天,不知何時誠和另一個馬來西亞姑娘不知去向。去廁所時,在昏暗的酒吧一角,我模糊的看見誠和那女孩摟在一處熱吻著。一會兒,兩人又伴著響起的舞曲,跑到酒吧中央,旁若無人的跳起了熱舞。

誠跳得很棒,說真的,那是我迄今為止現場見過的跳得最好的舞姿。那會兒,我才突然發現,其實并不真的了解眼前這個人。

后來,隨著學習和工作日益忙碌,我搬出了那個公寓,住進了一棟在公司附近的房子,和誠聯系慢慢少了。

直至離開澳洲。

還記得,離開澳洲前,一個晚上,幾個昔日好友聚會送行,其中有誠。

那晚,可能多喝了幾杯,誠哭了。他說,夜深人靜,自己經常會對著照片,想起媽媽,那個仿佛從未謀面的美麗的媽媽,在對著他微笑,那時,他就會將頭蒙起來,大哭,經常是哭著哭著,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這些年,每到一處,他都盡量低調,盡量少拋頭露面,也不敢隨便交朋友。我們很聊得來,不舍,祝我今后一切順遂。

那晚,誠的眼神和淚水,我至今記得。

……

視線拉回到眼前的明信片,正面是一片碧綠的大海,幾座島嶼散布其間,背面,寥寥數筆。誠說,他后來又去了愛爾蘭,巴西,現在就在明信片當中的那個島上。在這兒,他不知會住多久,又要開始下一站。

我不知道,最后誠是否會安頓在某個城。但,我相信,走過的每一座城,他都曾真心擁抱,真心熱愛,那里有他的記憶,有青春,有歡笑,有淚水,有朋友,有愛情,有悲傷,有無奈。

屬于誠的城,在哪里?

相信,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自己的心中。

誠,祝好運!

老麥 (康冰)

2016年12月18日 周日 晴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极品飙车极速版破解 股票配资哪些·杨方配资 福建十一选五图表 海南飞鱼游戏技巧 11选5前三组出号规律 青海快三走势图预测 股票走势图 单双中特资料更新中 中国股票大盘走势 哪里可以买贵州十一选五 今日股市为何大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