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詩詞全集: 賀新郎·讀史1964年春

揮手從茲去。更哪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訴。眼角眉梢都似恨,熱淚欲零還住。知誤會前番書語。過眼滔滔云共霧,算人間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

人猿相揖別。只幾個石頭磨過,小兒時節。銅鐵爐中翻火焰,為問何時猜得?不過幾千寒熱。人世難逢開口笑,上疆場彼此彎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今朝霜重東門路,照橫塘半天殘月,凄清如許。汽笛一聲腸已斷,從此天涯孤旅。憑割斷愁絲恨縷。要似昆侖崩絕壁,又恰像臺風掃寰宇。重比翼,和云翥。

  一篇讀罷頭飛雪,但記得斑斑點點,幾行陳跡。五帝三皇神圣事,騙了無涯過客。有多少風流人物?盜跖莊傲饔后,更陳王奮起揮黃鋮。歌未竟,東方白。

  【注釋】

  【注釋】

十大靠譜網投平臺,  〔賀新郎〕詞牌名。詞牌就是詞調的名稱,如本書中的《沁(qìn撳)園春》、《菩薩蠻》、《西江月》、《清平樂(yuè月)》、《采桑子》、《如夢令》、《減字木蘭花》、《蝶戀花》、《漁家傲》、《十六字令》、《憶秦娥》、《念奴嬌》、《浣溪沙》、《浪淘沙》、《水調歌頭》、《卜算子》、《滿江紅》、《虞美人》、《臨江仙》等都是詞牌名。“詞”原來是歌唱用的唱詞,都配有曲調,因此最早叫做“曲子詞”。后來發展成為一種特殊的文學體裁,絕大多數的詞調都已失傳,變得只能吟誦而不能按原調唱了。詞的句子大都有長短,字音平仄和押韻方式都有一定的格律,但也有少數詞人在個別地方對格律不太嚴格(本書對這些地方一般都不加注,免涉煩瑣)。詞牌最初有一部分是根據詞意命名的,后來的作詞者大都只按照一定詞牌的格律來“填詞”,詞意不再與詞牌有關,而在詞牌之外可依詞意另標題目。如本書中的《長沙》、《黃鶴樓》、《井岡山》等就是。本詞最近發現作者有一件手跡,標題為《別友》。這首詞是作者寫給夫人楊開慧的。

  〔一九六四年春〕這首詞一九七八年發表時所署寫作時間,是根據原在毛澤東身邊做醫護工作并曾幫他保存詩稿的同志的回憶。

  〔一九二三年〕這年六月,中國共產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召開。毛澤東出席了大會,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大會通過了《關于國民運動及國民黨問題的議決案》,決定同國民黨合作,建立革命統一戰線。九月至十二月,毛澤東在湖南從事黨的工作,年底奉中央通知由長沙去上海轉廣州,準備參加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據此,本詞可能作于這年十二月底離開長沙的時候。當時革命形勢在上升,作者“割斷愁絲恨縷”而為革命事業獻出全副身心的豪情,以及作者所預想的未來革命風暴的猛烈壯闊,在詞中“昆侖崩絕壁”、“臺風掃寰宇”的比喻中得到強烈的表現。

  〔石頭磨過〕把石頭磨成石器。石器時代是人類的“小兒時節”。

  〔揮手從茲去〕本于李白《送友人》:“揮手自茲去。”

  〔銅鐵爐中翻火焰〕指青銅器時代和鐵器時代。青銅器和鐵器都要用爐火來冶煉和翻鑄。

  〔過眼滔滔云共霧〕云霧比喻誤會。本句意為誤會再大也只是過眼即逝的云霧。

  〔不過幾千寒熱〕這里作六字句,是此調的一體。趙樸初提出,照詞律,這里一般是七字句,當作“不過是幾千寒熱”,可能寫漏一個字。青銅器時代和鐵器時代只經過幾千年,和石器時代經過幾十萬年不同,說明人類的進化越來越快。

  〔東門〕指長沙城東的小吳門。古詩詞中常用東門泛指送別之地。

  〔人世難逢開口笑,上疆場彼此彎弓月〕前句用唐杜牧《九日齊山登高》句:“塵世難逢開口笑”。全句指人類過去的歷史充滿了各種苦難和戰爭。北宋蘇軾《江城子·密州出獵》:“會挽雕弓如滿月”。

  〔橫塘〕指長沙小吳門外的清水塘,因塘東西長,南北窄,作者特稱橫塘。并暗用橫塘之典,借指婦女居住的地方。唐崔顥《長于曲》:“君家何處住?妾住在橫塘。”清水塘附近有火車站。

  〔五帝三皇神圣事〕傳說中國上古有三皇五帝,具體說法不一,總之都被認為是最高尚最有才能的神圣人物。

  〔憑〕意思是借以,包含兩方,非單“請求”彼方。

  〔盜跖莊屩流譽后,更陳王奮起揮黃鉞〕盜跖(zhí職),跖被古代統治階級污蔑為“盜”,后來襲稱盜跖,春秋時人。莊屩(jué決),戰國時人。近人多認為他們是當時被壓迫階級的起義領袖。《荀子·不茍》稱盜跖“名聲若日月”。同書《議兵》稱楚國在垂沙一戰(前三○一年)被齊、韓、魏三國打敗,將領唐蔑被殺,“莊屩起,楚分而為三四”。流譽,流傳名譽。陳王,秦末農民起義領袖陳勝,他進占陳縣(今河南淮陽縣),稱王。揮黃鉞(yuè越),揮動飾以黃金的大斧。《史記·周本紀》曾說周武王用黃鉞斬商紂。這兩句是用來概括中國幾千年歷史上被壓迫人民的武裝斗爭。

  〔昆侖崩絕壁〕昆侖山的峭壁倒塌。這和下面的“臺風掃寰宇”都用來表示“割斷愁絲恨縷”,參加革命斗爭的強大決心,同時也烘托了未來的大革命的聲威。

  〔重比翼,和云翥〕指在將來的斗爭中會晤時再在云霄中比翼雙飛。翥(zhù注),鳥飛。

  【題解】

  一九二三年四月,湖南省長趙恒惕下令通緝“過激派”毛澤東。毛離開長沙去武漢,轉上海,然后赴廣州參加六月的中共三大,直至二四年秋才回湖南搞農運。這首詞是與妻子楊開慧分別時所作。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极品飙车极速版破解 河北快乐扑克怎么中奖 全民捕鱼红包版微信 湖北30选5开奖视频 财神捕鱼跟位置设定有关么 丫丫湖南麻将微信版 十二生肖买马的规则 期期100准 福建36选7开奖时间几点 2020年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 闲来贵州麻将破解版